他连毙冯小刚3部电影 被曝让许晴在日本当女体盛


一、

1983年,30岁的韩三平准备去北京电影学院进修,走之前,跟28岁还在峨眉电影制片厂做临时演员的张国立说:

“国立,老子要去电影学院上学了。等老子当了导演,第一部戏就找你当男主角!”

张国立听到这话十分高兴,却没想到后来的事情出乎想象,两人还因此“结下了梁子”。

韩三平1953年出生在四川省旺苍县,父亲韩正夫是一名老红军,“文革”期间担任四川省林业厅厅长,浩劫结束后担任省科委主任、省顾问委员会常委。

在“北电”导演进修班,一共9个人,黄建新是班长,韩三平是支部书记,两人比同学更多了一层“搭档”关系,所以黄建新后来成为韩三平的导演,自然不足为怪。

那时“北电”导演进修班条件有限,学校没条件放电影,韩三平他们每次看电影,都要花4个小时时间,从朱辛庄跑到小西天。

看电影有没有花钱不清楚,但韩三平却找到了“免费蹭车”的好办法,有点像坐“霸王车”。

有时难免会碰到拳头硬的人,而韩三平也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拳头来了就用拳头再打回去。

这种强硬风格,多年以后,也被韩三平用在管理电影市场上,从而引发不少争议。

1984年,在“北电”镀完金的韩三平,回到老单位峨眉电影制片厂,被当作年轻干部来重点培养,很快就被提拔为副厂长。

然而,韩三平刚上任时,正是厂里最艰难的时候,内忧外患,他面临着极大考验。

二、

1985年,峨影厂的《峨眉飞盗》与北影的《神秘大佛》,成为当时最卖座的两部电影,但《峨眉飞盗》的问世却颇为坎坷。

开机前一天,《峨眉飞盗》遭到了新任副厂长韩三平的全面否定。

当时虽已改革开放,计划经济时的一些做法还未完全变革,每个国企电影厂都有定额拍摄任务,由于有国家买单,拍出来的影片质量一言难尽,题材也大同小异。

但年轻气盛的韩三平却下定决心要改变这一切。开机前一天,他来到《峨眉飞盗》的剧组,一脸严肃地扔下一句话:“这部片子改成动作戏!”

当时电影的导演叫张西河,是峨影厂资深老导演,听到这话,彻底懵了:“我明天就开机了,这哪儿来得及!”

“你给我加7场动作戏,怎么加,周力帮你弄。”说完之后,韩三平就转身走了。

面对韩三平的强势,张西河导演只能硬着头皮加班加点地改,好在最后电影的成功,没有让他的努力化为一江春水。

周力曾和韩三平合作执导过电影《避难》,深得韩三平的信任与喜欢。但当时他却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韩三平的“秘密印钞机”。

当时正规的胶片电影由于质量一般,题材又大同小异,很难赚到钱,于是衍生了一种游离于灰色边缘的“盒带电影”。

就像当年走在大街上,会突然有人拉开衣服,小声问你,“要不要盘?”

这种成本低、拍摄周期短、题材不受限、靠发行数量取胜的“盒带电影”,有了国企电影厂的加持,往往能赚到更多的钱。

1988年,33岁的张国立跟原配妻子罗秀春协议离婚,作为补偿,他把三居室的房子留给了前妻,把爱留给了邓婕(详见万小刀公众号往期精选:《“京圈大咖”的救赎》)。

此时的韩三平,还在利用“盒带电影”给峨影厂增加一些微不足道的利润,然而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却难以抵挡计划经济的衰退。

直到1992年,韩三平独立执导的主旋律电影《毛泽东的故事》,因拍摄角度新颖,大获成功,才为他开辟了一条新路线,也为日后的“建国三部曲”积累了经验。

这一年另外一件大事则是,十四届五中全会正式提出:我国由计划经济开始向市场经济转变。

一时间,很多国企电影厂都不知所措,甚至有的电影厂因此陷入瘫痪,但一件小事的发生,却彻底改变了韩三平的人生,以及中国电影行业的未来。

三、

1993年,国产电影产量减半,观众也减少了三分之一。时任广电部副部长田聪明召集各大电影厂厂长和知名导演、编剧,大家齐聚一堂,抱团取暖,寻方觅药。

当时峨影厂厂长因生病无法前去开会,所以由副厂长韩三平代替厂长参加座谈会。

座谈会上,很多厂长都在抱怨发牢骚,没有人注意到坐在一旁瘦到嘬腮的韩三平。但是40岁的韩三平讲了两句话以后,再也没有人小瞧这个“年轻人”。

他说:

“我们的任务是过河,但没有桥或没有船就不能过,不解决桥或船的问题,过河就是一句空话。”

半年以后,41岁的韩三平,成为北京电影制片厂史上最年轻的副厂长。虽然入京升官,但韩三平一点儿开心不起来。

因为次月报销职工的医药费要40多万,而北影账上只有27万。打电话请示,上级给了一句话:“钱的问题,自己解决!”

于是,向来路子野、脑筋快的韩三平,带着一众导演和编剧开始四处找人融资化缘,韩三平称之为“扎钱”。

同一时期,36岁的冯小刚,和“京圈大佬”王朔成立“好梦公司”,却没想到自己的《月亮背面》《我是你爸爸》《过着狼狈不堪的生活》接连被毙,无一过审。

虽然此时的韩三平作为北影副厂长,自然和“京圈”打成一片,关系紧密,但由于当时他自己还根基未稳,所以只能让小他5岁的小兄弟冯小刚先停下来。

到了1995年,韩三平从浙江一个鞋厂老板的手里拿到500万投资,这些钱在当时的北京,可以买下5个100平米以上的四合院。

然而这么多钱,却要拿来拍一部电影,这拍什么、怎么拍?

四、

韩三平的决定是:投拍一部主旋律的英模电影,《孔繁森》!

听到这个消息,导演陈国星也是大吃一惊。

吃惊的原因,除了投资金额实在巨大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孔繁森是山东聊城人,所以这部片子早就在山影厂的计划当中。而且田聪明也早已经答应了山影厂由他们拍摄,并且已经备案在册。此外,除了山影厂,还有其他5家兄弟电影厂也都表示对此感兴趣。

可是,韩三平却执意要拿下这个项目。于是找到田聪明,当面跟他表了自己的决心,并且提出了一个后来被他用在“建国三部曲”中的理念:

拍一个优秀的共产党代表,应该举全国之力,用最好的导演、最好的编剧和最好的演员!

最后,也不知道韩三平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这部电影就由北影厂和山影厂共同拍摄了,而且还是以北影厂为主导。

在韩三平的干预下,原来的编剧也换成了一个山东淄博的青年作家,叫张宏森,后来成为广电总局副局长,如今官居湖南省宣传部部长。

可即便这样,韩三平也依然没有满意,野心勃勃的他继续在搞事情。

影片做完后期,已经是“华表奖”评奖的最后一个晚上。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间“华表奖”是不会再接受新的影片参评的,因为很多奖项都已经分配好了。

但韩三平从来不按常理做事,加上《孔繁森》确实拍得不错,于是不仅在最后关头,拿下了华表奖当年的“最佳故事片奖”,还预定了下一年的“最佳男主角奖”。

从此,韩三平或者他的电影,开始“频繁登上”华表奖的颁奖舞台,终于在日后引来了一个人的不满。

同一时期,成龙跳槽到嘉禾电影,在何冠昌的帮助下拍摄了一部功夫喜剧《红番区》,大获成功,并且成功带火了“贺岁片”这一概念。

韩三平由此看到了贺岁片的无限潜力,决定让怀才不遇的冯小刚出来一展身手。

五、

1997年,中国电影行业持续低迷,44岁的韩三平决定和时任紫禁城影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和平改革救市,遂重新启用39岁的冯小刚。

这时一场“人文精神”的讨论把王朔拉下神坛,导致他不得不远走异国,临行前,他对冯小刚说:“没有我,你还能火。”

冯小刚一听说可以拍电影,马上来到韩三平的办公室,表示愿效犬马之劳。

当韩三平表示想要拍摄一部喜剧的时候,冯小刚马上就把王朔的《你不是一个俗人》,改编成一部绝对政治正确的荒诞喜剧《甲方乙方》。

剧本到位了,可资金还是个问题。于是韩三平带着冯小刚找到了当时的“中国首富”牟其中。牟其中张口就说:给你们两个亿……美元!

最后,几经催促,牟其中给了80多万人民币就成了阶下囚,“中国首富”变成了“中国首骗”,后来冯小刚还特意把这段往事写进了《不见不散》里。

最后韩三平勒紧裤腰带,东拼西凑400万给冯小刚拍《甲方乙方》,电影上映后狂揽票房3000万,不仅帮韩三平成功打响了内地贺岁片的第一枪,更是让冯小刚成功跻身于一线导演之列。

随后,站好队的冯小刚跟着韩三平继续往前走。两年内,用《不见不散》和《没完没了》成功奠定了自己“内地贺岁片之父”的地位。

王朔却因版权纠纷,彻底与冯小刚划清界限,就连送上门的5万元稿费都直接顺着窗户扔出去(详见万小刀公众号往期精选:《王朔和他的女人们》)。

这一年,陈国星凭借《黑眼睛》获得了“金鸡奖最佳故事片”之后,得到了北影厂分配的第二套房。而此时作为副厂长的韩三平,却还只居住在一间面积不大、楼层和朝向也都不好的两居室里。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他以后解决员工因房子产生的争执,提供了一把”杀手锏“。

六、

不久后,北影厂和国土资源部、统战部进行土地置换合作,韩三平决定在北影厂院内建家属楼,解决当时职工的住房问题。

当时院内有一排小平房,被社会上的一些人拿去做小买卖谋生,一听有人要拆这些房子,无疑是断了这些人的生计。

有一天,那些“无家可归”的小混混冲到韩三平的办公室里,大声对他喊:“你就是韩三平吗?那房子你敢拆试试?”

向来刚强的韩三平怎么会受这种威胁,于是拍桌而起,说:“我就是韩三平,给我滚出去!”事后,他在办公室的抽屉里,放了一把刀防身。

可这事儿还没完,当家属楼建好后,又有北影厂的职工质疑韩三平分房不均。

一次周力到北京看望韩三平,就曾亲眼见过一个北影厂职工拿着一把砍刀冲进办公室,扬言要砍了韩厂长。

韩三平不仅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冲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拉开抽屉,也抽出了一把刀。

打架这事儿看的就是气势,气势一没,输赢就分出来了。职工见韩三平一步不让,放下了刀,也放下了换房的念想。

后来,在韩三平“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下,职工的怨言渐渐平息。尤其当很多职工看见厂长的住房也很一般般的时候,就都收起了刀,选择退一步海阔天空。

然而干事业就是这样,刚解决完内忧,外患就接踵而至。

七、

1999年,在华谊兄弟等民营公司的不断冲击下,北影厂成为历史,广电总局宣布,把北影厂和其他7个单位改组,合并为中国电影集团。

原西影厂副厂长童刚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韩三平任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

中影集团的成立,不仅是中国电影行业的一个巨变,对于韩三平来说,也同样是他个人的一个巨大跃升。

两年后,童刚调任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中影的大权落在了韩三平的手里。

同一时期,同样毕业于“北电”导演系的陆川四处打电话推销自己的新剧本《寻枪》。最终,这个剧本辗转到姜文的手中,并且得到了韩三平投资。

韩三平不仅担任电影的制片人,更是破天荒地在里面本色出演了一个公安局局长。

后来,陆川在韩三平的扶持下成为新一代导演中的佼佼者,两人经常合作,包括陆川另一部代表作《南京!南京!》。

与陆川相比,新一代鬼才导演宁浩要顺利得多。

2005年夏天的一个早上,52岁的韩三平临时取消了一个会,呆在办公室看了《疯狂的石头》样片,虽然剪辑很粗糙,但一口熟悉的四川话让韩三平很有亲切感。

看完之后,韩三平对下面的人说:“找到这个导演,我要见他!”

不一会儿,还在睡觉的宁浩,接到了中影集团经理赵海城的电话:“你赶快赶到中影来,韩总要见你!”

28岁的宁浩,一头雾水地赶到中影,见到了“业内大佬”韩三平。没想到韩三平不仅很爽快地答应发行这部电影,还对宁浩说:“这部电影挣到的钱,就是你下一部电影的拍摄成本。”

后来,《疯狂的石头》票房接近3000万,作为发行方的中影集团获利900万,韩三平决定追加200万给宁浩。拿着1100万的宁浩,就拍了《疯狂的赛车》。

《疯狂的赛车》斩获1.3亿票房,宁浩也在中影的庆功宴上收到了一个50万的红包。当有记者问宁浩,这笔钱准备怎么用的时候,宁浩笑着说:“还房贷!”

开心的不只宁浩一个,作为发起者的韩三平更是意气风发。再加上电影行业逐渐回暖,看不清形势的人也都被清洗干净,韩三平距离登顶就只差一个时机。

果不其然,2007年,54岁的韩三平被扶正,成了中影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属于韩三平的时代终于到来了,张国立等来了比韩三平当年承诺更令人心动的“水涨船高”,然而,大权在握的风光背后,暗流已在涌动。

八、

2009年是建国60周年,韩三平接到一纸文件,要求拍摄一部献礼片。

献礼片并不难拍,但在这个极有意义的年份,如何用有限的钱请到最多的好演员,拍出一部与众不同的献礼片来,这是一个问题。

其时恰逢韩母过生日,韩母的一句话,点醒了韩三平:“既然是给我过生日,那么你还好意思叫我报销生日蛋糕的钱嘛?”

于是,韩三平打着给祖国过60岁生日的旗号,请演员们给祖国母亲“尽孝心”,后来,我们就见到了真正群星云集的《建国大业》。

一部电影云集了170多名一线明星,这是很多导演想都不敢想的事,这些明星还都是零片酬来出演,这事儿,估计也就韩三平能做到了。

最终,《建国大业》以4.2亿票房的成绩,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建国大业》满意。比如叶挺将军的孙子叶大鹰。

作为根红苗正的“红三代”导演,叶大鹰也拍了一部献礼片《天安门》,与韩三平的《建国大业》几乎同时上映,票房却只有300万。

同一时间上映的两部献礼片,一个票房4.2亿元,一个只有300万,如此巨大的悬殊,要说叶大鹰心里对院线排片什么的一丁点想法都没有,不太合常理。

但在当时,叶大鹰并没说什么。倒是另一个对韩三平有意见的人,直接蹦了出来。

九、

2009年,张艺谋老搭档张伟平在接受采访时,突然对韩三平隔空发难,炮轰韩三平利用权力搞垄断,而且还对中国电影政府最高奖“华表奖”进行暗箱操作。

那么这件事到底是张伟平的肆意口嗨,还是爆出来的圈内黑幕呢?

当时,张艺谋刚刚在北京奥运会的开闭幕式上惊艳了全世界,人气和声望达到了顶峰,很多人都对他的复出之作充满了期待。

其中就有如日中天、堪称内地“电影教父”的韩三平。但不知什么原因,张伟平却没有选择与韩三平合作,而是把发行权交给了华夏电影公司。

后来不知是不是巧合,张艺谋的《三枪拍案惊奇》在两部国外大片《2012》和《第九区》的“左右夹击”下上映,票房被“分流”不少。

而引进国外大片,正好是中影集团的特权。于是,张伟平就想当然地怪到了韩三平的头上,但韩三平对此没有任何表示。

如今再看,《三枪拍案惊奇》在豆瓣打分只有4.7,所以说票房低,恐怕和韩三平还真没什么关系。

两年后,“二张”分道扬镳,张伟平几乎在圈内消失,韩三平却又卷入了一起“桃色事件”中。

2010年,大嘴宋祖德在博客爆料,说韩三平在头一年参加东京影展中国周活动时,用演员许晴换取《国父孙中山》的投资。

但随后,许晴方和中影集团方面纷纷作出回应,否认此事。

更有意思的是,后来宋祖德表示,这篇文章并不是出于自己的手笔,而是一个娱乐策划人用自己的账号做的一场宣传活动,自己也在考虑是不是要起诉新浪博客。

这事来得快去得也快,最终成了无头公案,《国父孙中山》也更名为《第一大总统》于第二年上映。

《第一大总统》选用韩庚、何洁等偶像演员出演主旋律电影,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观众褒贬不一。

可在如今看来,这部戏更像是韩三平在为自己的新片提前铺路试水。因为他的“建国三部曲”中的第二部《建党伟业》也已提上了日程。

可是韩三平没想到,这部电影却成了他在中影集团的最后辉煌。

十、

2011年,由韩三平和黄建新执导的《建党伟业》上映。和《建国大业》如出一辙,超过100位明星的超豪华阵容,其中有不少都是年轻的偶像演员。

这部打着献礼建党90周年的历史片以4亿票房完美收官,虽然不如预期,但仍然让中影集团赚得盆满钵满。

原本韩三平还满心期待第三部的到来,但没想到京城的一个声音,打乱了“韩三爷”所有的计划。

2013年,京城传出一句“老虎、苍蝇一起打”,很快,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被查入狱。

李东生曾做过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以及广电总局副局长,所以很多娱乐圈相关的领导也被请去“喝茶”,其中就包括时任中影董事长韩三平。

2014年,61岁的韩三平很痛快地交出了中影集团董事长的宝座。

与韩三平同样选择明哲保身的,还有当时文化中国的董事局主席董平,他把文化中国以百亿的价格“贱卖”给马云,后来改名“阿里影业”。

不同的是,喝过茶之后,韩三平选择做回导演,而董平则和“光头哥哥”徐峥,以及韩三平提携过的宁浩,攒了另外一个局,叫欢喜传媒。

做回导演的韩三平虽然大权不在,但毕竟还是“光荣身退”,所以威望仍在。于是,已经提上日程的“建国三部曲”最后一部《建军大业》,也如期上线。

可韩三平没想到,自己的这部谢幕之作却没能一帆风顺,前有“鹰”,后有“狼”。

2017年7月,韩三平的《建军大业》全国公映,本想着利用建军90周年再唤醒一次国人的自豪和热血,却没想到同一天上映的《战狼2》做得更好。

最终,《建军大业》在“战狼”的嘴里抢到了4亿的票房。虽然这个成绩也算合格,但和韩三平在上映之初预测的16亿票房相差甚远。

不仅如此,《建军大业》还被叶大鹰抓到了把柄。

上映之前,叶大鹰就在微博接连发难,指责《建军大业》选用“小鲜肉欧豪”扮演叶挺,是对先烈的不尊重,主创团队没有事先与先烈家属沟通,让他们很失望。

可事实上,欧豪饰演过很多成功的军人或者铁血硬汉形象,并且一身腱子肉,也并不像叶导口中所说的“女里女气”。

所以,叶大鹰炮轰,让人不由得想起韩三平位高权重时那部《建国大业》,在票房上吊打他《天安门》的陈年旧怨。

不过韩三平真是沉得住气,任尔东西南北风,他反正不回应、不答话。

但是,从高位退下来的韩三平,真的如此宠辱不惊、不管世事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十一、

2017年,网剧《无证之罪》继《白夜追凶》之后,掀起了国产悬疑剧的高潮。

很多人都不知道,《无证之罪》的主创团队里,其实有一位昔日的江湖大佬:64岁的韩三平。

这样的大佬,为什么会监制一部网剧呢?因为《无证之罪》的制作公司“万年影业”,其老板韩家女,正是韩三平的女儿。

与之前和黄建新的合作方式不同,这一次韩三平选择站在台前,女儿韩家女则藏在身后。

2018年,一部划时代意义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横空出世,不仅票房狂揽30多亿,成为当年的黑马,更是以一己之力推动了有关部门对于进口药的价格控制。

很多人看完以后都在讨论:“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也有一部分观众十分疑惑:这一次广电怎么就敢放出这么敏感题材的电影了呢?

看看这部剧的编剧:排在首位的,正是韩家女。

女儿编剧的首部电影,而且内容质量、人文精神、社会意义,都确实非常优秀,一向慧眼识才的韩三平,作为老子,举贤不避亲,也是应有之义。

于是,最初这个本子写好后,就直接交到了宁浩手里。宁浩正是韩三平一手提拔出来的新锐导演,当然会好好支持,于是就让自己公司的文牧野来导。

作为观众,或许应该庆幸,这部电影的编剧幸好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韩家女,否则,也许没那么容易和大家见面,也就不可能产生超出电影之外的社会影响。

虽然韩三平提前退休,但“中影集团前董事长韩三爷”的名号,在江湖上依旧响亮。

同一年,一部西南方言的《无名之辈》再次成为票房黑马。

除了剧本本身过硬、制作精良这些硬性条件之外,在影片上映后,有一波明星大腕开始免费为《无名之辈》做宣传,刷口碑,也是成功的关键所在。

包括吴京、韩寒以及冯小刚夫妇等众多明星,纷纷“自发”地为《无名之辈》加油助威,难道这些一线大腕儿,真的是都在同一时间看了这部电影吗?

有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不过这部电影确实非常优秀,我也很喜欢。

另外,电影背后的一位制片人同样姓韩。韩家女是上海正夫影视文化公司的老板,而这个公司名“正夫”,也让人想起她的爷爷,“韩正夫”。

据媒体报道,韩家女作为出品方之一参与这部电影的制作,不仅拿到了20%的票房分红,加上其他周边的收入,总收入达到6000万。

所以,那些一线大腕儿之所以肯卖命宣传,或多或少,看的还是背后韩三爷的面子。

2020年,秦昊饰演的张东升一句“去爬山吗?”成功让《隐秘的角落》出圈,这部豆瓣打分至今仍有8.9的神剧,监制依然是韩三平。

所以,“一代传奇”韩三平,一直都没走远,他一直用他的方式,参与着,影响着,这个江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bvxc.cn

bvao.cn

byvb.cn

b8u8.cn

c8h2.cn

dbzo.cn

a6x2.cn

byir.cn

cxvp.cn

b6v3.cn

a7n3.cn

dcrv.cn

c8e7.cn

cyvd.cn

cudv.cn

d3u2.cn

cvew.cn

dbuc.cn

budt.cn

cxzi.cn

cevz.cn

czsv.cn

b6i2.cn

cyvm.cn

cuzk.cn

cguj.cn

d3x9.cn

bmox.cn

dcru.cn

bkoi.cn

bqul.cn

cvzw.cn

ctxu.cn

bdpi.cn

bvij.cn

d6e6.cn

c3x8.cn

cyuo.cn

cyve.cn

d1o2.cn

bqoq.cn

cvwr.cn

brxu.cn

cvat.cn

cyij.cn

cpuh.cn

bumg.cn

dbiy.cn

c6a1.cn

cpvy.cn

b5z7.cn

a6v1.cn

bkvp.cn

bvqm.cn

b5k5.cn

dauh.cn

cukn.cn

bvmf.cn

a7t1.cn

b8o3.cn

cyov.cn

c6k6.cn

d6f9.cn

cgwi.cn

dbvy.cn

a1r8.cn

bvmp.cn

ctir.cn

cpvz.cn

dcfv.cn

cixr.cn

cliz.cn

d2a1.cn

d5h7.cn

a8e2.cn

d5y9.cn

b2p8.cn

czum.cn

bvbp.cn

c5x2.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