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中再也没有像我们这样的智慧生命?


Curiosity

利维坦按:

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一度怀疑我们这种智慧生命不是起源于地球,而是很有可能来自外太空(比如是被无人驾驶的火箭运送到地球的),虽然最终他放弃了这种观点,但围绕着我们与物质宇宙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歇:我们就是外星人,或者外星人就在我们中间,只不过至今不为人知罢了。

本文作者的观点也只是一种逻辑假说。虽然弱人择原理还是强人择原理听起来像是一种诡辩,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宇宙和观察者(我们或者是其他外星生命)的认定:问题的关键或许在于,是谁在测量地外生命?我们还是宇宙环境?

平均来说,围绕其他恒星旋转的类地行星应该比地球大40亿岁。然而,我们从未邂逅这些年长得多的地外行星上的生命。我们的太阳及其系统仍旧年轻,这更是让这个问题平添了几分神秘。上图是人类在未来1万年中展开星系殖民行动的想象图。 AdvancedConcepts / ESA

我们搜索外星生命行动的结果无非下述两种可能:要么我们在未来某天找到了另一个文明并且与之建立联系,要么等待我们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沉默,许多人只能在这无情的现实面前保留内心的一丝希望。

无论是否会收到来自另一个文明的信号,我们对自己在宇宙的地位都会因此而产生重要认识。我们中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并且也没有多少人确实相信——宇宙中再没有像我们这样的智慧生命。

人类在宇宙中就真的如此特殊?这个想法难免有些无知和傲慢。鉴于我们的望远镜已经发现了那么多恒星系统和宜居行星,这个狂妄的想法也没有得到任何统计数据的支持。然而,即便外星生命存在的可能性的确很高,现在的事实也是我们的搜索行动一无所获。

孤独这个词本身就带有一种负面情绪。无论是从个体角度出发,还是从种族角度出发,我们在任何层面上都不想成为孤家寡人。然而,如果将来真要面对这个事实,或许也并没有那么凄凉。相反,对我们的未来来说,孤独可能有一些重要意义。

在无尽的黑暗中发现另一个文明意味着地球生命并没有我们想的那样特殊。而现在的事实是,我们所作的各种尝试都如泥牛入海。这就是我们拥有的优势——人类并不平凡的保证。这个保证也是所谓“事实A”的核心:地球上现在没有来自外太空的智慧生物;因为它们现在不在这儿,所以它们并不存在。

这是天体物理学家迈克尔·哈特(Michael Hart)在他1974年的论文中提出并命名的一个简洁观察结果。如果智慧生命的确活跃在银河系及其他星系中,那么我们面对的现实就不会是事实A。

(adsabs.harvard.edu/full/1975QJRAS..16..128H)

这个事实驳斥了费米悖论的所有解释——所谓费米悖论,就是指“既然外星人存在的概率如此之高,那为什么我们从没有得到过有关他们的任何消息呢?”

在费米悖论的所有解释中,最为直白的就是物理条件的限制。星际旅行的确很困难,但并非不可能。我们已经成功地把两枚独立的探测器送入了星际空间(旅行者1号和旅行者2号)。另外,虽然奔赴另一个恒星系的确要比前往月球复杂许多,但它们本质上是同一个问题,只是尺度不同。

sci-news.com

外星人——他们有可能不是温血动物,寿命可能也比我们长许多——可以利用冬眠技术或低温冷冻技术在漫长的星际旅行中保护旅客。在抵达目的地之前,飞船完全可以由机器人操控;抵达之后,飞船上携带的受精卵则足以在另一个星球上创造一个新的生命种群。当然,星际飞船必须摆脱以化学能为主的动力方式,转而使用更高效的能源,比如核能。

举个具体的例子,如果星际飞船只能将0.33%的核能转化为动能,那么它必须携带至少9倍于自重的燃料。稍微减慢航行速度可以削减如此之高的燃料-有效载荷比,从星际介质中汲取氢原子以补充燃料或许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以我们目前的技术和物理学水平而言,殖民整个星系也只需1000万年而已。问题在于,为什么还没有任何外星文明实施这种大范围扩张策略?

这些纷繁复杂的生命印记是很难隐匿的。外星文明或许会因生物学特性而暴露自身,比如,他们可能会释放像氧气和甲烷这样的高活性气体到自己星球的大气层中。只要他们的行星与母恒星之间的距离合适——合适到足以在行星表面产生液态水——那么大气层中的这些气体就会暴露生命的骚动。像戴森球这样的天体工程项目可以捕获并辐射来自母恒星的能量,这会形成红外波峰或伽马射线暴,就像用于星际旅行的堙灭火箭留下的痕迹那样。

就通讯事宜来说,我们根本无法确定比我们先进的技术文明留下的信号究竟会比我们自身的强还是弱。由于我们自身还未采取过任何类似的行动,当然也没有历史可以参照、指导我们的搜索行动。

上图就是一个戴森蜂巢模型,相较戴森球而言,这种结构利用一片片面板吸收母恒星的能量,而不是不透明的球壳。 Aicrovision

就社会学考量来说——例如精神信仰和政治立场——所有假说都存在一个主要缺陷。它们都不适用于所有地外种族,在整个文明持续周期中也未必总是准确。就拿我们人类来说,为了进步,我们每一代人的思想与道德观都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过去的理想也会剧变。

自我毁灭假说的确适用于某些高等文明。我们已经看到类似的迹象在社会中蔓延,比如如今地球的各类极端天气现象以及堪比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核武器兵工厂。然而,即便大多数外星生命最终都会自我毁灭或者出于文化原因拒绝探